查看: 135|回复: 6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评论 收藏 点赞 家务活,当代家 庭最大的矛盾源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4-26 10:45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20:59:3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一个周末的夜晚,孩子已经入睡,我和妻 子之间发生了一次“争论”。争论的起因很简单:我把一 个吃过零食的碗随意放在了餐桌上,而不是洗碗池里。当这个 碗进入她的视野后,引发了她的不满。

    我为自己辩解:因为放 碗途中担心孩子可能会踢被子,就进房检查一下,结果把 碗忘在了餐桌上。妻子并 没有接受我的理由,但庆幸的是,这次争 论最终并没有演变成“争吵”。原因大 概是因为那天正好轮到我带娃,她出去放松了大半天,这令回 到家的她有了不错的心情。

    一个吃过的碗,因为没有放进洗碗池。大多数 中国男性都会觉得这算不上事。不过,因为洗 碗问题而引发的夫妻争吵、家庭战 争乃至婚姻破裂,也算不上罕见。在大多数时候,洗碗这 种最常见的家务,只是作 为夫妻矛盾的导火索存在。

    无需做家务的一代人

    据社会 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中国女 性生活状况报告(2017)》显示:中国女 性每天的家务劳动时间达到2.6小时;妻子以65%的压倒 性占比成为家务活的主要承担者。


    值得一提的是,每天2.6小时这个数据,是一个“平均”之后的结果。对于一 部分家庭主妇来说,每天的家务量远超2.6小时,只要在 空间上没有实施隔离,就永远 可以看到需要干的家务活。同时,对于另一些女性来说,她们则 很少花时间在家务上。从图表可以看到,老人、丈夫、保姆和 其他贡献了另外35%的份额。

    传统社会中的分工,女性被固定在“家庭内部”,做家务 被认为是女性的分内之事。而在过去的40年里,传统的 分工和秩序开始出现变化。女性不但走出了家庭,走进了职场,而且不 少人是在经受了高等教育的洗礼之后走进职场的。

    在上海,2017年全市高校毕业生中,获得硕士学位女生6.84万人,比男生还多7705人,占硕士总数的50.3%。这些顶 着高学历光环的女性,要同时 兼顾职场和家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个别兼顾两边的妈妈,因此获得了“超级妈妈”的称号。但一般而言,只要夫妻都需要上班,就需要 将家务进行外包。

    家务外 包的对象常常有两个,保姆和家里的长辈。考虑到5060后多属于“甘愿奉献”的一代人。从前奉献给国家,现今奉献给子女,所以在一二线城市,承包子 女家务的老人在千万规模以上。从上面的数据来看,家里老 人的确贡献了近1/4的家务量。

    可以说,这一代父母,他们没 有成功包办孩子的婚姻,但却成 功包办了孩子的家务。这一届 长辈不但动作麻利,而且成本低廉。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相当一 部分年轻女性甩掉了做家务的任务,而男性 则继续保有一回家就“葛优躺”的待遇。整个社 会层面出现了一代“无需做家务”的男女。

    没有“家务”的成长历程

    然而,问题却并非就此打住。由父母 代为操持家务毕竟存在不少的问题,最直接 的问题就是父母年纪渐长,不可能一直操劳下去。对于80后这个群体来说,他们只 是推迟了离开父母协助的时间,并不等 于永远要依赖父母。像操持家务这样的事,不管80后到了40岁还是50岁或者60岁,他们终 将有一天需要自己面对。

    回到我 和妻子那一晚的争论,如果我 们当初选择让长辈来帮我们带孩子、做家务,那么那 天晚上就没有引发“争论”的可能了。因为这 意味着收拾碗筷这件事,责任既不在我,也不在妻子,而在老人。在那种情况下,那只碗 首先很难进入妻子的视野,其次她即便看到了,也会认 为长辈会来收拾。

    没错,直到现在,我们已经成家,带着孩子回家,还依旧 保持着一种特殊的能力——自动屏 蔽父母家餐桌上的脏碗。我和妻子一起反思,自己之 所以会形成这种习惯,除了父母十分勤快,会第一 时间收拾掉之外,还跟父 母从小到大的教育有关。

    我和妻子都是85后,从小学一路上来,都称得上是“好学生”。在那个年代,家长老师对“好学生”的定义很狭隘,唯一一条就是成绩好。如果你成绩不好,很喜欢做饭、整理家务,也得不到这个称号。反过来,你什么都不会干,但成绩很好,也还是好学生。

    从小到大,我和妻 子在家里都没有做家务的任务。别说在 学习紧张的时候分配给我们任务,就算是寒暑假,父母也 不鼓励我们干家务。在父母看来,做饭、洗碗、洗衣服 这些事情非常简单。只要我们工作、成家之后,稍加练习也就会了,根本不 用在学生阶段来浪费时间。

    直到上大学,我离开了自己的城市,结婚生育,我和妻 子定居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广州,才算是过上了“独立生活”。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我内心深处,早已被烙上了“不做家务”的印记,却一直没有消失。

    相比同龄人,因为选 择自己带娃孩子,所以我 们更早地开始面对家务制造的犯难,例如为 一个脏碗没有放进水池而争论。但这也 折射出我们面对日常繁琐的家务时,也仅是在“维持”生活的运转。我们在 根本上缺乏探索操持家务具体方法的热情,自然也 不会拥有系统化和精细化的做家务能力。

    正视家 务也是一种教育

    在我们的内心,我们会 有意无意地忽视它,或者说,我们不 敢真正正视家务的存在。看到那 些不得不做的家务,我们会 被动式地应付一下,但却没 有能够俯瞰整个家务的体量,并在时 间和空间上做出规划。

    由于我 们并不能很好地跟家务相处,所以,我们也 无法真正获得生活的愉悦和轻盈。走在家里,我们总 能发现需要应付的家务:儿子的玩具,乱放的书籍,未晒的衣物,待扔的垃圾等等。这些家务的频繁出现,以一种 潜移默化地方式消耗着我们的热情、希望乃至爱情。

    直到最近,我们才 明白家务这道坎,在根本上不可能绕过。我们只 有正视它的存在,我们才 能营造一个真正的“家”。一个家,想要变得温馨、有活力,需要金钱、房子、家具这样的硬件条件,更需要时间、热情、爱等软件的投入。软件就 是对家务的思考和行动,相比之下,软件比硬件更重要,也更被人忽视。

    吊诡的是,家务的 价值显得非常有弹性。某种意义上,整洁有序、温馨有 爱的家庭环境是无价的。但充满悖论的是,家务的 市场价值却并不高。一个高 级白领上一天班,一天可以赚1000块或更多,他如果做一天家务,市场价 值也许最多只有2、300块。

    这里的 问题并不出在市场,主要原 因在于家务是一种与个体生活紧密相连的行为,需要统筹考虑,也关乎 干家务的人持有什么样的生活理念。所以,市场只 能提供一些最基础的标准化服务,却无法 真正提供个性化的产品。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干家务就像谈恋爱,必须亲力亲为,才能收获满足感。

    就在我 写下这篇文章的同时,妻子已 经迫不及待地开始对整个家庭的家务进行一次统筹安排。因为看 了一些极简生活的整理书籍,妻子已 经把一半家当给丢了。家里开 始变得有些空荡荡,一种前所未有的整洁、清爽也 降临得有点让人难以置信。为了维 持家里的整洁清爽,也刻意开始给我“洗脑”,要我看书,也要我谨慎购物——除非使 用那件东西会使你感到愉悦,否则不要轻言下单。

    从混乱 的家务中挣脱出来,这是独 立面对家务犯难许多年之后,通过学习、实践而 探索出的一条新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 意识到到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 做家务本身也是一种对孩子的教育方式。从我们的父母那里,我们没 有获得练习操场家务的机会,所以我 们走过不少弯路——当然现 在也未必一定能走上正途。

    但对于下一代,我们都 决定让孩子从小开始承担责任范围内的家务。事实上,从一岁多开始,儿子就很喜欢丢垃圾。他当然只是觉得好玩,但慢慢的,我们告诉他:这是你的责任。在未来,我们一 定会赋予他做家务的机会和时间,告诉他 应该履行哪一些力所能及的责任。就像他 会在成长的过程中面临考试竞争、人际关系压力,更高效 地完成分内的家务,也是他 需要应付的生活挑战之一。

    您需要 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青鸟豆号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1999-2019 Beijing Aptech Beida Jade Bir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Ltd

    北大青鸟IT教育 北京阿 博泰克北大青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友情链接:    千禧彩票_安全购彩   企鹅彩票---首页_欢迎您   全民中彩票平台   今日彩票_安全购彩   立即博彩票官网